中国古文学

编辑:码头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8 01:52:11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通过文学的方式展示中国的古代文化与魅力,从中透露出中国5000年文化的深层含义与魅力
作品名称
中国古文学
创作年代
从古至今
作品出处
历史名著
文学体裁
小说
作    者
历史名人
目    的
中国5000年文化的深层含义与魅力

中国古文学含义阐述

编辑
通过文学的方式展示中国的古代文化与魅力,从中透露出中国5000年文化的深层含义与魅力

中国古文学内容事例

编辑
第三章 猴儿仨救人受表彰 齐素花酒后说从前
310有三块家属区,子弟学校到篮球场一线背后沿喜沽河畔是地盘最大的第一家属区;机修厂和汽车大队背后是第二家属区;有个叫石坝的地方是第三家属区。房子是铁厂遗留的,土墙青瓦,座东向西,背靠干线公路面向安宁河,横向二纵向四共八栋,俨然齐整如列队。关英英就住在这里,她对文力建说"有点远"是因为这里距指挥部大约有五里路。铁厂就夹在中间。
关英英隔壁住的齐素花,她和男人侯林去年夏天响应党的号召支援三线建设从武钢调来,膝下十五岁十三岁九岁三个儿子,老大干筋瘦壳,老二老三白白胖胖,人们不管老少胖瘦均以侯为"猴"称老头子为"猴头",三个儿子为"猴儿"。一家子喜欢养狗,在武汉时养了一条,到四川不得不送人,送时大人心痛不说,三个伢子都伤心了一把。拢喜沽后几爷子几次上街转悠终于买了条小黄狗,起名"狗狗"。小家伙很听话,给一家人增添了不少乐趣。面对新生活一家人异常高兴,晚饭后妈妈经常带儿子们去河边纳凉。沐浴徐徐晚风,娘儿几个叽叽喳喳似有说不完的话。妈妈识字班毕业,经常被几个伢子提些问题搞得支支吾吾狼狈不堪,只有一回对答如流,显示了大人的水准。问河里的水是哪里来的,妈妈开心,从容地唱起歌儿:
太阳把光芒放出来,
大地把万物育出来,
雪山把江河送出来,
毛主席把革命的珍宝撒出来......
平时,妈妈在厨房做饭时冷不丁要哼哼叽叽来几句,不知唱些啥玩意,现在听她正二八经一展歌喉,歌声只如春雨般滋滋润润沁入三个小家伙心田,不禁连声喝彩。
"听明白了?"妈妈问。
"明白了,从雪山来的。"三猴儿说。
"雪山的冰雪融化了变成水就流出来成了河。"妈妈说。
又问:冰雪从哪里来的,妈妈说天上的雨雪落下来凝结的;雨雪从哪里来的,妈妈说从云雾来的;云雾从哪里来的,妈妈说从气体来的;气体从哪里来的,妈妈说从地上来的;地上怎么来的,妈妈说太阳晒到地上蒸发出来的。是不是全对妈妈不知道,但总算把几个小家伙嘴巴堵住了。喜沽没有书店,妈妈说以后有空了带他们去西昌买本《十万个为什么》。三猴儿乐得在妈妈脸上"呯呯"整了两个吻。
其实大猴儿和二猴儿懂这些,妈妈说的基本对,但二人有意你一句我一句附和三猴儿戏谑妈妈。
闲时,三个猴儿亦带上狗狗去河边钓鱼,父母说只要不下水就行,结果鬼才不下水,一个夏天人和狗都在水里混了个痛快,好在大人没发现。至于钓回的鱼,一家子拿来打牙祭,老觉得吃不够。
然而"四清"来后,一家子快乐的新生活完蛋了,妈妈成了"黑五类"关在铁厂,老头子和几个娃儿都背黑锅,许多原来亲近他们的人都怕兮兮躲着不愿搭理,有的还翻白眼,三个猴儿不但被同学们疏远而且还遭一些同学指指戳戳。捡牛粪狗屎抠泥鳅黄蟮出生的根红苗正的猴头,回家又当爹又当妈,把外头的气拿回屋头撒,整天马着脸这不准那不准把几个伢子钓鱼的权利也剥夺了。
其实女人的事本不是个事。她出身贫苦人家,一九四六年十五岁嫁人以后,娘家辛辛苦苦挣钱买了土地,放租两年,解放后划成了地主成份;婆家是小富人家,她嫁过去后公公因治病一年里卖光了所有土地,结果解放后划了个贫农成份。她在婆家一直无子,备受冷落,解放那年初男人死了,她在武汉一家医院谋得个护士工作。办识字班扫盲时,领导让她去学习,她学得比该学的还多,并写得一手好字。后来填《政审履历表》她不知怎样填,组织上说填血亲和婚姻关系,她便在《出生成份》栏填地主,《本人成份》栏填贫农。因她好学又勤劳,工作好人品正,几年就当上了护士长。不料六三年她调到武钢后申请入党,单位领导看了她的档案后不但没让她入反而说她不老实,隐瞒历史欺骗组织,属于漏化地主,弄来停职反省一个月,从此见人低一等,护士长底气也萎缩了大半截。一家子离开大武汉,一方面支援三线建设另一方面也为逃避受人歧视的窘境,换个新地方过新生活。谁料想在这穷山沟刚站稳脚竟然被整得更臭。工作组和方万图都说她"肯定是漏划地主。父母都是地主你怎么可能是贫农?你一会说婆家是地主一会又说是贫农,那你十五岁出嫁究竟是从米箩跳糠箩还是从糠箩跳米箩?横的竖的都不可理喻嘛!"她不服气,总说自己是冤枉的。男人当然也不服气,但生性怕事闷在心里不吭声。现在好了,新来的老红军让他们一家子又看到了新曙光。猴头喜不自胜,这个星期天破例开恩放风,主动让几个伢子去钓鱼,并且充许他们去红军桥钓,三个猴儿高兴得跳起来。
关英英的男人曾被打成"右派",工作组说他"政治不清"把他关在铁厂,她很怄气,未见文力建其人先听到文力建的政策,心中顿时充满了阳光,想不到这家伙莫明其妙调来310了!他相信文力建能把310领导好--她一千个一万个看不起方万图,上面没让他当一把手真是310的幸事!儿子汪义当然也非常高兴,从来不钓鱼应三个猴儿之邀居然说去看一看,回来顺便上街买点菜。他在西昌读高中,只有星期天才回家。三个小家伙亲切地叫他汪义哥。出发时猴头叮嘱汪义不要三兄弟下水,汪义满口答应。他们带着狗狗,这家伙现在长大了,肉礅礅的,脚杆也长,速度飞快,一路狂欢忽儿冲前面东嗅西闻,忽儿围着主人左转右转,比平常去自家门前的河边高兴十倍不止。
红军桥下的安宁河河床窄,河水深,水流潺缓,涟漪悠悠,看似钓鱼的好地方却很少有人来钓鱼,夏季的白天倒有一些半截子小儿来上游的河滩拾贝壳扳螃蟹,晚上也有几个乘凉的人。三兄弟去年刚来310时学校组织他们瞻仰红军烈士墓曾来过这里,只感觉可以钓,实不知收获几许,一则试手气二则下水扑腾扑腾过过今年第一次游泳的瘾。他们相距四五十米,老二老三在桥的下游,坐一块草埂上,斑竹鱼竿拿在手里,汪义陪旁边看,一只手抚摸着狗狗的脑袋。大猴儿在桥的上游,那是个漩涡卷卷的凹岸,河水在这里调头成为湍急与平缓的大分界,他说大鱼往往出没于此,他要钓大鱼。他站在一块斜石板上端着鱼竿凝视水面的浮漂,身子直伸伸像解放军站岗。阳光在水面打晃,晃得人眼睛怪不舒服。
突然,一声"救命"尖声厉气刺进大猴儿耳朵,抬眼望去,上游二十来米,一个黑黑的人头大半溺入水中,乱舞着两只手浮荡而来。刚才见得一个女生在上面河边转悠,怎么一会就摔下去了!他不禁一怔,扔下鱼竿跃起身一个猛子扎入水里,"啪啪"几大把眨眼凫到她身前。她已没有任何反应,他用左手托夹着她,右手奋力向岸边划拉,一点点靠近了自己站过的地方,恰好汪义和老二老三赶来岸边相助。狗狗跟在身后摇尾巴。女生非外人,大猴儿刚靠拢她就认出是自己的同窗方方,310方副书记的幺女,同学们背后称她胖公主。险啊!前些天称体重,她和大猴儿一样高却比大猴儿重了整整五公斤,此处不光水势险恶,而且岸边全是石壁,大猴儿几乎耗尽吃奶的力气,若不是岸上有人帮手,他一人要把方方托上近一米高的石壁救起来根本不可能,说不定他自己也要被河水卷走一命呜呼!
方方瘫如泥,面如纸,没了气儿没了脉跳。汪义曾偶然听妈妈说过抢救溺水者的方法,现正好派上用场。他先将方方倒足控水,接着做心脏挤压和人工呼吸,摸她脉搏启动,看她瞳孔缩小,方浩叹了一口大气。
红军桥上凭栏围了许多行人。有人高声在上面问:"活过来了么?"汪义和三个猴儿挥手的挥手点头的点头,仿佛打了个大胜仗。汪义说还是要马上送医院,并决定自己去,让三兄弟继续钓鱼,反正他要到街上买菜回家。三兄弟谁也没把救方方当回事,都恳请他保密免得爸爸说他们下水。爬坡上坎一百多米登上顶,汪义已满头大汗咻咻气喘。许多人围过来问这问那,突然一人拥前抓住方方的手大惊失色:"方方!方方啊!你怎么子了!?怎么子了啊!?"他是方方的哥哥方修,兄妹俩约好到河边捡贝壳扳螃蟹,妹妹先走一步,哥哥有事说随后来,不想十几分钟妹妹就出大事了。
汪义气喘吁吁说:"她落水了,多亏......猴儿三兄弟......救了她的命。"
汪义和方修初三同窗,现同在西昌上高中,汪义瞧不起他,二人关系淡漠,从无交往,最奢侈莫过于见面偶尔点个头。现在他勿须陪方修去医院,前面两三百米就是。他说了兄弟仨的姓名和"出处",不知方修是否装进耳朵。
看热闹的人中有个刚赶到的310家属,认不得汪义和河坎下的三兄弟却认得方家老小,消息很快传给方家两口子。两口子正在指挥部欢迎重钢来的职工,不得已丢下工作遑急急赶到医院。
口子一男三女,中间两个夭折在湖北,兄妹俩是心肝宝贝,谁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要两个老家伙的命?方方没有三长两短,醒来了,正输液。妈妈孙左莉坐在旁边摩娑着她的手直掉泪。
方修倒不错,没记住三兄弟的名但记住了姓和"出处",可就是只字未提汪义,不知道汪义对妹妹施行人工抢救,总看到汪义背妹妹背得粗气八喘吧,怎么就不愿意提一句?
"爸爸,你一定要给校长说表扬他们啊!"方方声音细弱如小猫咪,魂不附体那瞬间以为自己要喂鱼,不想福大命大没喂成,感激之情自不必说。"他们妈妈成份不好,是漏划地主,现关在铁厂。同学们都瞧不起他们,背后骂‘地主婆、地主儿'。地主坏,儿女不一定坏么。"说罢闭上了眼睛,她累了,想休息一会。
"爸爸一定说,一定说。啊?"方副书记知道铁厂每一个"犯人"的情况,当然更清楚差点被遣送回原籍的齐素花。她男人是机修厂的锻工,她是下周第一批释放的几个人中的一个。这女人很漂亮,工作也能干,就是又冷又傲,死不认错,老说冤枉,若不是大鼻子来了,他和工作组绝不会轻饶她。但是对她的三个儿子他无冤无仇,该怎么着怎么着。
子弟学校小学六年级六个班,初中三年级三个班,无高中,一个校长全管。当晚方万图果真找到校长传达了自己的指示。星期一一上学兄弟仨就受到老师表扬,次日又受到校长表扬,后头还颁发了《学习雷锋做好事 舍己救人立功劳》奖状,号召全体同学向三兄弟学习。发奖状时,文力建去学校有事碰巧撞上,也把兄弟仨表扬了一番,还抚摸了他们的脸蛋,乐得三个小家伙手舞足蹈。
说起好笑,先头二猴儿和三猴儿说没自己的事,是大哥救的,他俩只在岸上搭了个手,可老师和校长不管这些,非要把他俩扯上,二人只好认了。老三搭的么子手?汪义和老二抬方方在石板上时,他把方方湿淋淋的左手扶了一把,使劲不过百分之一罢。壮举换来同学们一百九十度大转弯,白眼变红眼,再不非议什么。三兄弟实在想不到这么点芝麻小事竟使人重又风光起来,整日脸上都是笑。可惜他们不便提汪义哥,因为汪义给他们打了招呼,何况他又在西昌读书,八杆子打不着。
还有更稀奇的!方方相信二猴儿和三猴儿没下水只搭了个手,仍很感谢他俩;可是对大猴儿她不仅感谢,而且萌生了爱意。从星期一上学开始她那双眼睛就不由自主地盯着大猴儿转。她坐六排左,大猴儿坐五排右,她斜着眼睛老发神,老师看得明白故意提问将她军,让她出了好几次洋相,乐得同学们哈哈大笑。更有甚者,她连连两天每次下课都叫上二猴儿凭栏打望他哥哥。她眼尖,满操场人海里扫一眼就能找到她的猴儿哥。他生得不如二猴儿三猴儿胖,但削瘦高挑的个头打篮球正好适用,他蹦起来总能抓到篮板球,他运球真像猴儿一样三蹿两蹿便过了人。她喜欢他生龙活虎的劲头,想象他能把她这胖妹娃从水里托起来游到岸边自己不沉下去肯定力气蛮大。她喜欢他是她的老乡,喜欢他的勇敢喜欢他的身材喜欢他的力气喜欢他整个的人。
三兄弟领奖那天,她叫二猴儿陪她打望时盯着大猴儿喃喃自语:"我长大了一定要嫁给你哥哥!"二猴儿顿时吓了一跳,鼓起惊疑的眼珠子:"公主姐姐,你有病了吧!?""我没病,我一直就这样想的。""你真会开玩笑,你爸爸是当官的,我爸爸是群众,你爸妈是革命干部,我妈妈是地主成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怎么子不可能?我就要嫁给他,嫁给他了,你该叫我嫂子是不是?""哎呀,你羞不羞哟!?"二猴儿用手划着脸。方方确实羞,羞得从脸颊红到脖子根,同时也气,抓住二猴儿的手一下反扭背后,嗔道:"羞,你羞!我反正都让他抱过了,我羞就羞!我羞我的关你么子事?你当小弟的不该羞我呀!说,以后还羞不羞?"将手朝上使劲抬。
女儿家发育快,方方比二猴儿大了近两岁,块头大得多力气也大得多,二猴儿痛得直告饶:"哎哟哟,不了不了!公主姐你轻点你轻点呀!""真不了?"方方又使劲抬一下。"哎哟哟,真不了,真不了呵!"
大猴儿知道后认为门不当户不对根本不可能,却又羞又怕又激动,一时不知所措,反倒处处躲着方方。方方心里说,躲么躲么,我看你躲过初一躲得过十五么?总有一天要你伢子成为我的俘虏!
老头子一直蒙在鼓里,可是妈妈回来这天,几个小家伙太高兴,不禁自个儿把一切都端了出来。妈妈买了酒肉来庆贺自己新生,说男人五杯自己两杯猴儿仨各两杯。杯子不过大指头粗,猴头就这量,倒也合适,但娘儿几个平常滴酒不沾,抿两三下,个个都来了兴头。先是老三自以为是,把"奖状"翻出来给大人看,叽叽哇哇炫耀新来的老红军"接见"了他们;后头老二戳锅漏泄露"机密",把大哥走"桃花运"胖公主单相思端出来说。你看是不是气人?说不下水不下水还是下水了,可不是因为会下水,方方妹娃就见阎王了是不是?方老头子再可恨,他那妹娃子总不该死吧?稀得遇到你几个!
不过,妈妈说:"按我说呐,汪义哥的功劳应该占大半,他学雷锋叔叔,一直当无名英雄,让你们倒捡大便宜了。你们做么子不当无名英雄呀?"
兄弟仨实话实说,都怪汪义哥把他们捅出去的。
"妈妈可给你们说清楚了,以后在外面一定不要提这事,不然人家会说你骄傲,说你炫耀,其实本来就小事一件不值一提。还有,方方也是一时感激,头脑发热,小小年纪甚么嫁不嫁的?时间长了就冷静了,就不乱想了。自家有个打米碗,瘌蛤蟆不要想吃天鹅肉!以后你们一定要记住,不许乱说方方,免得影响了人家妹娃子的名声。你们听到没有?"
"听--到--了。"三兄弟大笑。
大猴儿继说:"妈妈你不晓得,学校表扬我们后,再没有人瞧不起我们了,以前背后骂我们‘地主婆'、‘地主儿'的也不骂了。"
"甚么‘地主婆地主儿'?屁话!你妈妈不是地主。"齐素花呷口酒,干咳两声,细白的面庞陡然绯红,晃荡了一下脑袋,作古正经地说:"以前妈妈没对你们说过,你们以后记住,妈妈是穷人,是贫农,是护士长,是为人民服务的好人!地主又咋啦?外公外婆是地主,但那是辛辛苦苦挣来的土地。四六年以前,家里没有土地,那时妈妈衣无二件裤无二条,十几岁还打赤脚,冬天冻得像红萝卜,每天肚子空冬冬的,从来没有吃顿饱饭。外公和你们大舅出外到处闯荡,后来慢慢挣了钱才买了土地,因为自己人手不够,所以就放了租。外公外婆心好,自己种差地,好地给别人种,租子却收得低,而且每个月还给佃农......哎哎,不是月,是每个星期,外公外婆都要请他们吃一顿两顿肉,那肉切得巴掌大,有肥有瘦,吃起又香又糯,满嘴滋润还一点不腻人。有一次,哎哎,不是一次,是好几次,我回家赶上了,也拣得吃了个够。你说地主坏?坏,地主是坏,剥削穷人就是坏啦。但你说都坏吗?不是,绝对不是。你们外公外婆就不坏,他们就是好地主,善良人。妈妈不是反动,妈妈说的是老实话。"她举起酒杯,"哧 "一声扬脖尽净,"当"一下跺在桌上,"你们......你们听着,从今以后,你们谁都不要怕,妈妈是好人,我们一家都是好人,外公外婆也是好人。现在新来的老红军书记,懂党的政策,决不会乱整。妈妈今天能放出来就全靠他。哎,我......妈妈有点困了,脑子......有点晕乎乎的,你们几......几爷儿慢慢吃,慢慢吃,啊?"
齐素花的脸红得像炭火,身子儿穿花似的朝里屋颠,颠到门框扶住掉头又说:"文书记来了,以后我们有好日子......过了,嘻嘻嘻......"
猴头打个嗝儿,道:"你们妈妈蛮神灯吧?我就晓得她要神灯。一辈子没喝几回酒,喝了就神灯,喝了就神灯!"
三个猴儿嘻哈大笑,都说妈妈神灯了很好看。
词条标签:
文学